728彩票官网正规吗

這種“民告官模式”不用去法院,還不用花一分錢!

  發布時間:2019/3/29 7:49:12 點擊數:
導讀:這種“民告官模式”不用去法院,還不用花一分錢!

“民告官”的行政訴訟大家都聽說過,但有一種制度,不用去法院打官司,一樣能“告官”。這就是行政復議。

26日,司法部副部長趙大程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一組數字:2018年,全國各級行政復議機關依法辦理行政復議案件25.7萬件,辦結22.4萬件。

說起行政復議可能大家很陌生,但陌生不代表不重要。自1999年國家頒布實施《行政復議法》以來,今年是行政復議的“20歲生日”。

從數據來看,企業和個人遇到行政糾紛,通過行政復議程序尋求解決,已經成為“首選項”之一。

行政復議到底是什么,為什么這么受“青睞”,有什么樣的重要意義?

多一條通往公平正義的路

行政復議,簡單地理解就是去政府“找上級評評理”——

如果覺得鎮政府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了你的權利,你可以去找縣政府復議;如果認為縣政府錯了,你可以去找市政府復議;如果對省部級單位的復議不服,甚至可以找到國務院進行裁決。

當然,作為一個制度,行政復議比這要復雜得多。他有完備的法律體系作為支撐,有一整套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保障著他的運轉,和行政訴訟既平行又有交叉。

那么,為什么要在行政訴訟制度之外在設置一套“民告官”的體系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就是要給老百姓多一條通向公平正義的路。

在國新辦的新聞發布會上,司法部趙大程副部長講到這樣一個案例:

福建省三明市一個民營企業的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上突發疾病,48小時內經搶救無效死亡,市人社局以該職工突發疾病后“未被送醫療機構搶救”為由不予認定工傷,由于這一認定違反了《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三明市政府通過復議依法予以撤銷,并責令重作。

通過行政復議,政府糾正了下級部門錯誤的行政行為,既保護了職工也保護了企業的合法權益,這就是行政復議意義的集中體現。

這并不是個例,2018年全國各級行政復議機關辦結的受理案件中,作出撤銷、變更、確認違法和責令履行等糾錯決定的約3萬件,糾錯率達15.1%。

同樣能夠到達公平正義的目標,行政復議更像一條“快速通道”:與到法院打官司的“主干道”相比,受案范圍更廣、效率更高、還免費;與信訪的“羊腸小道”相比,程序更規范,結果更權威。

有效的行政復議制度可以在矛盾、沖突激化之前,在最短的時間內,對引發爭議的行政行為做出維持與否決的決定。有些沖突可以不必走到“對簿公堂”的地步,更不必走到上訪甚至發生群體性事件的地步。

多一條通向公平正義的河道,多元化的訴求就更能沿著法治的軌跡,順流而下尋求答案,不至于淤積泛濫,最終百川東到海——

學法用法,知法守法;有事找法,遇事靠法。

多一道對依法行政的監督

自我監督、自我糾錯,是行政復議的重要職能。

去年黨和國家機構改革之后,原來由國務院法制辦公室承擔的國務院行政復議具體工作,也隨之轉移到了重新組建的司法部。至此,司法部承擔著辦理國務院行政復議案件,指導、監督全國的行政復議、行政應訴工作的具體職責。

在發布會上,去年司法部代表國務院辦理的一起行政復議案件引人關注:

某省基層行政機關向省政府上報的征地程序材料中,存在偽造村民簽名等弄虛作假的問題,該省政府沒有審查發現這一問題,就批準了征地,把關不嚴,為此司法部依法確認涉案征地行為違法,并責成該省政府進一步規范土地管理工作。

什么是監督?就是不留情面,只要發現違法行為就必須嚴格糾錯。

如果說依法行政,就是要把權力關進制度和法律的鐵籠,那這些數字詮釋的就是構筑這鐵籠的度量衡:

2018年司法部制發國務院行政復議裁決意見書43份,約談有關方面26次,司法部辦理的國務院行政復議裁決案件糾錯率達18.7%,高于全國糾錯率15.1%的平均水平。

司法部全年共派出了38個工作組赴20個省區市和國務院部門實地核查證據,嚴把事實認定關,通過集體研究、專家論證等方式研判疑難問題,保證了每一起案件的結果都經得起人民的檢驗。

不講情面地糾錯不只是亡羊補牢那么簡單,更讓人警醒。全國3萬件糾錯的行政復議案件,讓我們看到,如何通過法治引領實現提高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是擺在我們面前迫在眉睫的重大課題。

糾錯不是目的,目的是讓行政復議長出了倒逼依法行政的“牙齒”。

多一個法治政府的晴雨表

不講情面地糾錯也不只停留在監督的層面,還是法治政府建設的重要抓手。

行政復議就是法治政府發展的晴雨表,糾錯狠不狠,意味著依法行政的決心強不強。行政復議倒逼依法行政,倒逼行政機關工作人員轉變觀念,在推進全面依法治國這個系統工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一個案例,點了原國土資源部的名:

原國土資源部在部分地方試點“征轉分離”做法,與法律法規和國家政策明顯不一致,我們就此與自然資源部當面進行了商討,自然資源部高度重視,及時全面清理了相關政策,廢止了11件相關的試點文件。

辦結一案、規范一片,有問題攤開說,公開公正,提升的不僅是行政復議的公信力,更是政府的公信力。所以說,行政復議不僅僅是政府某一個方面或者一個部門的具體職能,而是政府領導應該親自上手,親自去推進的一項重要工作。

數字不僅反映出成績,也反映出不足:

——六個省份的行政執法行為被復議及訴訟糾錯的比例高于20%,依法行政地區發展不平衡。

——縣級以下基層政府的執法行為引發的行政糾紛占比超過全部糾紛的50%,依法行政的重點在基層,難點也在基層。

——公安機關的執法水平提升明顯,去年年被復議及訴訟糾錯的比例均較低,仍有其他一些領域被糾錯的比例偏高,依法行政水平有待提升。

看到了不足,其實也就看到發展的方向。在新聞發布會上,趙大程副部長透露:下一步將加大對基層政府依法行政的指導和推進力度,開展法治政府建設綜合性督查和專項督查;加強行政復議規范化、信息化建設,加大對行政復議工作的監督指導力度;加快推進行政復議體制改革,抓緊做好行政復議法的修訂工作。

行政復議見證著依法行政和法治政府建設的堅實步伐,從這個“陌生”而重要的制度向前望去,是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的承諾。





上一篇:北京石景山法院組建婦女維權合議庭,女性家務勞動被法律同等對待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728彩票官网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