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彩票官网正规吗

女兒領亡父賠償金失聯 律師:她無需拿這錢還父債

  發布時間:2019/3/28 10:40:37 點擊數:
導讀:女兒領亡父賠償金失聯律師:她無需拿這錢還父債

最近兩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持續報道了“父親身亡,女兒領走88萬賠償金失聯”一事,在網絡引發大討論。

3月12日,51歲的宜賓男子代永華在福建福清一家石子加工廠突發意外,搶救無效身亡。經協商,該廠一次性賠償死者喪葬補助金、供養親屬撫恤金、工亡補助金及親屬往返開支等各項費用合計88萬元整。該筆錢支付給了女兒麗麗。

后因為各種緣由,女兒和女婿當天放下骨灰便離開了老家,帶著這筆賠償款失聯。由此引發其與老家死者一側親屬的紛爭。26日,女婿史先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表示,老家親屬曾提出要拿錢“意思意思”。

27日,就此事中的“賠償金”、“債務”、“賠償金分配”等幾個焦點問題,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采訪了長期關注婚姻家事和財產繼承問題的全國律師協會民委委員、中國法學會婚姻家庭法研究會委員、四川明炬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承鳳,北京金誠同達(成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中華遺囑庫成都高端登記中心負責人盛楓律師,以及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周冬平律師。

焦點1

該筆88萬元的死亡賠償金是否屬于死者遺產?

張承鳳:這筆錢不屬于遺產。因為這個錢是麗麗父親死亡后才得到的。另外,這筆錢中有一部分是喪葬費,那么肯定是屬于安埋死者的一筆費用。還有就是,親屬往返開支的費用也在其中,且確實有一行人跟著去到了福建,那么,這筆開支肯定是要支付出去的。除此,剩下的部分雖然不屬于遺產,但也可以參照遺產的分配標準來進行分配。

盛楓:該筆88萬元的死亡賠償金不屬于遺產。首先,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三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來看,死亡賠償金不屬于可以繼承的合法財產范圍。

其次,從死亡賠償金的產生來看,死亡賠償金產生時間不符合遺產的要求。死亡賠償金是在受害人死后才產生的,其在公民生前或死亡時并非已現實存在或確定。而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即包括公民生前或死亡時存在的個人合法財產。

最后,從死亡賠償金的請求權利人來看,死亡賠償金的權利人為死者近親屬,并非死者本人,其是專屬于死者近親屬的財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死亡賠償金能否作為遺產處理的復函》中,也明確了死亡賠償金是專屬于死者近親屬的財產。

周冬平:不屬于。一般遺產是指死亡之前所產生的合法財產,但這個賠償金是死者死亡后對于家屬的一種補償,不在遺產范圍內。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三條規定,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也就是說遺產是公民生前或死亡時存在的個人合法財產。死亡賠償金是在受害人死后才產生的,在公民死亡時并不現實存在,故不符合遺產的法律特征。因此,將死亡賠償金作為遺產處理,在我國有關法律和司法解釋中找不到依據。

焦點2

對于死者債務,女兒是否必須從中拿出錢來償還?

張承鳳:因為不是遺產,所以債務也不在這個錢里面來處理,死者女兒愿不愿意還債是她自愿的一個行為。死者生前的債務應當從遺產里來進行償還。這筆錢既然不是遺產,也就不存在從中還債的問題。

盛楓:死亡賠償金并非死者的遺產,對于死者債務,女兒并沒有義務進行償還。

周冬平:不是必須要拿出來還債的,因為這筆錢并不是遺產。當然,這也取決于這個女兒本人,如果她本人愿意拿出來還賬,這是她個人的意愿。

焦點3

女兒是否有權將該筆錢攜帶走?

張承鳳:雖然不是遺產,但往往在實務處理中,死亡賠償金是參照遺產處理方式來進行分割的。那么,第一順位就是父母、子女、配偶,而對于其他的人在精神上和財產上其實都沒有包含在其中的。而目前來看,死者父母離世,與曾經的“愛人”也并未登記結婚,就不存在法律意義上的配偶。因此,實際上現在的唯一繼承人就該是死者女兒了,由女兒一個人得到這筆錢也是法律的應有之意。

盛楓:女兒麗麗雖非死者的唯一近親屬,但一般而言,父母、配偶、子女才有死亡賠償金請求權,故女兒有權將該筆錢攜帶走。

周冬平:按照《繼承法》的規定,女兒其實就是第一順位的繼承人,那么第二繼承人的繼承就不能啟動,所以,其他的就不享有繼承權。目前,只有女兒是第一順序的繼承人,她是可以拿著這筆錢的。

焦點4

其他親屬及死者女友是否可以獲得部分賠償金?

張承鳳:“死亡賠償金”目前學術界有兩個方面的不同意見:一方面,有的認為這是死者經濟上的損失款,因為他還可以創造價值;另一方面,是對家人親屬的撫恤款,因為痛失親人。但不管怎么說,在誰來“繼承”這筆不是遺產的錢款上,都應該先是第一順位繼承人。第一順位繼承人沒有了,才會考慮啟動第二順位繼承人的兄弟、姊妹、外公外婆、爺爺奶奶等。但目前因為死者有女兒在,第二順位就啟動不了。

對于老家親屬提及的對死者及死者女兒有很多照顧,應當在出于感恩方便給予一定的考慮上,則是一個道德層面的問題。死者女兒可以自己來決定給或者不給。

不過,如果死者在成長過程中,有得到姐姐或者哥哥的很大照顧,比如有被姐姐養大的情況,那么死者的離去對姐姐產生了很大影響,這種情況就有一個權利和義務對等的問題,法律上可以進行考慮,如果沒有,則不存在。

盛楓:無權利主張死亡賠償金的分割。

周冬平:這取決于當事女兒的意愿。

焦點5

女兒未安葬亡父而“失聯”的行為,是否存在一定的法律問題?

張承鳳:這個更多的是一個道德層面問題。當然作為子女,應當安置好亡父。

盛楓:我國《婚姻法》僅明確規定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義務,而未明確規定安葬義務。司法實踐中,大多將安葬作為死者子女的義務,若因安葬產生的費用,費用發生人可向死者子女主張償還。麗麗未安葬亡父失聯的行為有違公序良俗,也不符合社會倡導的家庭倫理價值觀。

周冬平:這更多屬于道德層面的問題,但是一般死亡賠償金中是包含了喪葬費的,女兒拿了這筆錢,我傾向于認為其有安葬的義務。


上一篇:“教科書式老賴”起訴原告律師,其律師稱百分之百勝訴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728彩票官网正规吗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结论 波克机械博士怎么好打 中国的股票指数 北京pk10高手赌法长期 体彩大乐透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3d刷金币封包 做股票分析挣钱吗 高频彩单双 34476三期必出 1万赢到100万 极品狂飙破解版无限金币下载 老时时彩开奖预测 宾利时时彩官方网站 股票大盘指数 36选7走势图 几万块钱能做什么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