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彩票官网正规吗

15歲少年互殺案”,判決結果能不能更改?

  發布時間:2019/4/1 9:29:11 點擊數:
導讀:15歲少年互殺案”,判決結果能不能更改?

導語:“正當防衛觀念革命”,影響的不僅是未來,還包括過去。因為這關乎相當多像陳姓少年這樣的“已決犯”,他們的命運將如何處置,不容回避。

自昆山反殺案以來,“正當防衛”持續成為我國司法領域的頭號關鍵詞,近期有關“正當防衛”案例的報道也層出不窮。中國人似乎正在經歷一場“正當防衛觀念革命”。然而在這個過程中,依然有些重大問題不易處理,且關系到這場“觀念革命”的成果能否得到鞏固。

比如,前幾天引發關注的“貴州甕安校園少年”互殺案,這個已經二審結案的案子,被認為在現在最多就是“防衛過當”,對于被告人的申訴,該如何應對?

中國人正在經歷一場“正當防衛觀念革命”

過去一周,筆者瀏覽新聞的過程中,沒有刻意檢索,就看到了三則事關“正當防衛”的新聞。

福建一男子醉酒后前往其哥哥家鬧事行兇。其間,該男子被其兄用鋤頭擊中頭部死亡。當地檢察院經審查認為,案發當晚該男子手持砍柴刀正進行行兇,其兄為保護自己和家人不受侵害,反擊系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山東男子盛春平因拒加入傳銷持刀揮刺導致一名傳銷人員死亡。浙江杭州檢察院對盛春平作出不起訴決定。檢察院認為,被起訴人盛春平案發時人身自由和安全正遭受不法傳銷人員侵害,該行為屬于正當防衛。

上海外賣小哥王某與李某因送外賣發生爭執,李某用拳頭多次擊打王某頭部,被推打至廚房的王某拿菜刀擊打李某。經鑒定,李某構成輕傷二級。當地檢察院檢委會根據刑法第20條第一款,并參考最高檢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中的陳某正當防衛案,認為王某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一周內看到這么多被認定為“正當防衛”的新聞,以前可以說是聞所未聞。曾幾何時,我們看到的新聞是這樣的——“打傷色狼被刑拘”、“半夜家中被竊,拉扯致小偷倒地死亡,被追究過失致人死亡罪”、“丈夫目睹妻子被強暴,砍死嫌犯被判無期”。

這種變化,肇始于“于歡案”二審由無期徒刑改為5年有期徒刑,由認定為純粹的故意傷害到認定為有防衛性質。而更具有標志性的案件,則是去年的“昆山反殺案”,以及今年引發關注的“趙宇見義勇為案”和“淶源反殺案”,都被認定為正當防衛,而且這幾個案例都得到了最高檢的高度重視,寫入了最高檢工作報告。最高檢辦公廳主任王松苗解讀稱,這三個案子最終被檢察機關認定為正當防衛,釋放出一個強烈的信號:就是要運用法治手段,讓正當防衛“挺直腰桿”,該出手時就出手,不向違法讓半步。

去年12月,最高檢發布了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4件案例全部與正當防衛相關,最高檢副檢察長孫謙表示,“正當防衛不是‘以暴制暴’,而是‘以正對不正’,是法律鼓勵和保護的正當合法行為。”這是明確地告訴廣大執法司法人員,不要按以前的思路來看待“正當防衛”,不要苛求防衛人作出最合理的選擇,特別是在致人重傷、死亡的案件中不善或者不敢作出認定;不要簡單化判斷,以誰先動手、誰被打傷來判斷孰是孰非,不綜合考量前因后果和現場的具體情況。

毫無疑問,中國人正在經歷一場“正當防衛觀念革命”。

但是,以前的案子怎么算呢?

“貴州少年互殺案”這樣的“已決案”對“觀念革命”效果提出了挑戰

新京報的報道《貴州甕安校園少年互殺案再調查》把這個問題呈現在了世人面前。

大概案情并不復雜:一15歲陳姓初中少年,在學校里遭遇了“校霸”們的校園欺凌,在一次沖突中,陳某被選定為“一對一單殺”的對象,在十幾個人包圍之下,與李某“單挑”,在被李某毆打之時,陳某拿刀還擊戳傷李某,此時李某喊著“要哪樣”拿刀欲砍殺陳某,結果被陳某一刀戳中胸腔,死亡。

在法院看來,陳某明知與被害人李某打架會發生傷害的后果,在李某等人邀約之下,還準備了一把卡子刀放在身上。當李某用拳腳毆打陳某時,陳某最先掏出卡子刀。且陳某在主觀上有追求傷害對方的動機和故意,客觀上實施了用卡子刀刺殺對方胸部,并致對方死亡的嚴重后果。于是以故意傷害罪一審判了八年,二審維持原判。對于一個15歲的孩子,這已經是個相當重的判決。

然而以上的看法是在2014、2015年,以今天的眼光,看法必然會有很大不同。比如在“昆山反殺案”中,警方撤銷案件時給出的一個理由是,“司法實踐中,考量是否屬于’行兇’,不能苛求防衛人在應急反應情況下作出理性判斷,更不能以防衛人遭受實際傷害為前提,而要根據現場具體情景及社會一般人的認知水平進行判斷。”

對照陳姓少年面臨的場景,昆山警方的說法對于他而言,可以說是十分貼切。換位思考,在那樣的情況下,誰有更好的自保辦法呢?

這大概就是為什么甕安公安局一名接近該案的工作人員近日聲稱,當年“正當防衛”的法律概念不清晰、相關案例不足,放到現在,這案子最多就是防衛過當,(按原結果)判不下去。甚至連法院也完全贊同這種看法。

然而陳姓少年是否還需要坐完這八年牢?

維護法律穩定性,還是對陳姓少年們進行救濟,關系重大

以我國的二審終審制來說,正常的法律流程已經走完,不可更改,只能進行申訴走審判監督程序。目前最高法已經接收了申訴材料。

然而再審是需要條件的,刑事訴訟法規定,符合以下條件才能再審:一)有新的證據證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二)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依法應當予以排除,或者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的;(三)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四)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五)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的時候,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

哪一條能夠用于糾正原先判決,進行再審呢?比較有希望的只有(三),但要實行恐怕也并不容易。我國《刑法》第12條第2款規定:“本法施行以前,依照當時的法律已經作出的生效判決,繼續有效。”換言之,就算新法替代了舊法,且在新法下無罪,舊法下的有罪判決會依然生效。這個規定,強調維護法院判決的嚴肅性和穩定性,因而不允許對已生效的判決的繼續執行有任何變動。

更何況,本文所謂的“正當防衛觀念革命”,根本不是法律條文有所變化,甚至連新的法律解釋都沒有出來,不過是兩高出了些指導案例,有關人士進行了談話。能否輕易說“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這正是“已決案”帶來的最大考驗:這場“正當防衛觀念革命”雖然并沒有改變法律條文,但已經極大改變了廣大民眾乃至法律從業者對“正當防衛”性質的認知,甚至比法律條文的變更帶來的影響還要大,如果因此而更改“已決案”的判決,影響到的不止是一個案子,但如果不去更改,陳姓少年以及其他沒有被認定為正當防衛的被告,可能還要繼續坐牢。民眾則會對此感到十分不滿,甚至還會影響到這場“觀念革命”的效果。

在一些法律人看來,對“已決案”中的罪犯,是有口子可以救濟的。刑法中“從輕原則”,應理解為“最有利被告”的原則,實際上應該包括犯罪嫌疑人, 被告與罪犯,而不能機械地理解為僅僅是指被告人。即使是指導案例才體現出“從輕原則”,那也應該想辦法體現到“已決案”的被告之中,在司法實踐中是應該去考慮應用的。

“正當防衛觀念革命”,影響的不僅是未來,還包括過去。因為這關乎相當多像陳姓少年這樣的“已決犯”,他們的命運將如何處置,不容回避。


上一篇:屢被處罰還能獲評“優秀民企”?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728彩票官网正规吗